雄安会把纸花产业留在米北吗?

大部分读者可能不知道我们微信人号,每天推出的微信文章底部都有一个“留言”功能区。如果你对作者发表的文章有什么看法或想法,想和作者交流,可以给作者留言。其实这个“留言”功能区还是充满活力的,无形中搭建了作者和读者之间的桥梁,有着“一桥飞你我,障成通途”的强大效果。不知道这种效果的读者,闲下来不妨试一试。

另一个是开场白。当叫醒电话响起的时候,让我们现在谈谈。回到书中,10月4日,在我在我们男性媒体机构发表了一篇《雄安要革新福佑街,福佑街在那里》的文章之后,一位名叫“郭”的网友写了一篇很长的留言,里面有很棒的想法、观点和感受。

《国》读者传递的信息是,米家坞(当地方言:米姬府)的纸花殡葬服务业历史悠久,一直动员着周边几十个普通村民的产业链,产品的辐射规模令人难以置信。全国各地都有大米家务(包括周边村庄)或大米家务商品的策划者,从省会到小城镇,已经发展到港澳台和东南亚国家。这真的是一个不是很阳光的特殊行业,但它不能工作,也不缺。他不需要政府支持,也不需要专家指导!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结构,完全由民间世代传承下来的个人手工制作(现在已经成长为生产、加工、物流、销售)。这个行业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。他不同于近几十年形成的其他工业企业。希望政府相关部门从民俗文化传承的角度,对迪格家乡在中国独特的特殊产业成长历史进行验证.

郭的网友说的是真的。米北纸花产业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。纸花可以说是米北人民创造的一大发现,其制作工艺是一笔可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至今没有被列入政府部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纸花产业确实调动了米北及周边几个镇的广大群众致富。如果彻底废除纸花行业,人民在这个行业的发现和智慧肯定会一代一代消失,一去不复返;不可辩驳的不言而喻的是,彻底废除纸花业,肯定会给一大批人的劳动就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。

但是,一系列的殡葬产品,比如新思路、新点子、新点子、纸花等。现在唱的“环保盛行”、“青山绿水是金山银山”、“打破殡葬习惯,倡导文明新风”等,与这些新观念、新思想、新观念完全不同,反其道而行之也是不争的事实,就像“秃头顶上的虱子”

说到这里,难道不是连我们大中华的祖先都传了几千年了,过年过节鞭笞枪毙的习俗都要改吗?此外,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伟大发现创造了“孔明灯”。不是也说克制,但是明确的克制了吗?这样,鞭炮的制作,孔明灯笼的制作工艺,都将面临“皮不留毛,自生自灭”的最后失败!

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。历史的车轮总在向前涌动,时代总在成长变化。按照殡葬行业的说法,鞭炮不是慢慢被电子致敬取代了吗?纸质花环不是正在被电子花环慢慢摘下来吗?也就是说,纸花行业要废了。请相信,这件事绝对不会大张旗鼓的去做。

此外,政府一定会考虑民生经济,尽一切可能引导市民转业、再就业。就像赞岗镇的大和岗,大营镇的皮嘉营不是雄县历史上有名的鞭炮村吗?出于安静的考虑,这两个村子的家家户户都不再从事祖先传下来的鞭炮加工。现在这两个村的老人不都过着同样的生活吗?你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?就像米家坞镇的香庄村是雄县有名的“炼油村”一样,因为安静的考虑,“土炼油”已经完全取消了。香庄村的老人生活不也是这样吗?你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?俗话说,“屠夫死了,连猪都不吃”。

不管上面做了什么决议,都会丰富研究,重复论证,而且肯定不是某一个人,拍脑门就断然下命令。请相信我们的未来会更美好,雄安的明天会更美好。况且说到新区,未来纸花等殡葬行业如何规划处置,米北纸花市场何去何从,现在还不是做最后决定的时候,所以我们老市民要做的就是好好生活。只有活好现在,我们才能以更多的精力和精神迎接雄安新区美好的未来。

雄安会在米北保留传统纸花产业吗?自然保留有保留的理由,禁止有禁止的原则。这个问题就像一场球赛。不管是奖金还是点球,最有发言权的那位都得听裁判的,我们拭目以待。

上一篇:带你去陈豪住的豪宅 院子里有这么大的草坪 孩子们玩起来太舒服了
下一篇:桐乡有一个村庄 曾经“脏乱差” 现在变成了“绿美”